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娱乐新闻

援鄂护士被撞身亡男子醉驾逃逸获刑五年半 死者家属:她本打算明

发布日期:2022-09-19 08:42   来源:未知   阅读:

  12月1日,一位父亲在微博上发布的一条求助消息引发关注。文中介绍,今年7月26日,女儿苏琳娜和她的男友王某去内蒙古旅游,其间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两人不幸遇难。事发后,肇事司机何某东当场逃逸,直至次日凌晨被警方抓获。

  9月22日,何某东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克什克腾旗检察院提起公诉。11月8日,克什克腾旗法院一审判处何某东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同时赔偿苏琳娜和王某家属共计159万余元。

  12月3日,苏琳娜父亲称,事发至今,他们从未收到来自何某东及其家属的任何道歉和赔偿,而对于一审法院判决的民事赔偿数额和量刑,他们均不能认同。目前,苏先生已向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和内蒙古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申诉材料,希望可以改判加刑。

  7月21日傍晚,一条为郑州祈愿的微博成为苏琳娜发出的最后信息。12月1日,沉寂了4个多月的账号,因为父亲的呼吁而变得沸腾。

  “2021年7月24日,我的女儿和她的男朋友去内蒙古旅游。7月26日到达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旅游区,当晚8点半左右,俩人到超市买东西,正常横过马路时被当地的一辆超速行驶的小型客车撞到,发生事故后,司机驾车逃逸,导致女儿的男朋友当场死亡,女儿经抢救无效死亡。”苏先生写道。

  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显示,何某东醉酒后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超速行驶,未注意道路内交通环境,未及时发现过马路的行人,其违法行为与本次事故存在因果关系,过错程度严重,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两名死者不承担任何责任。

  9月22日,何某东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克什克腾旗检察院提起公诉。王某和苏琳娜的亲属分别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索赔款项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和误工费等。

  11月8日,案件在克什克腾旗法院开庭受理。苏先生记得,当时他冒着暴风雪从辗转赶路,经过两三天才赶到了法院。而当庭并没有宣判,他是从内蒙古回到辽宁鞍山以后拿到了判决书,最终一审判决的结果是:“判处何某东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同时赔偿苏琳娜和王某家属共计159万余元。此外,承担涉事车辆保险的保险公司分别赔偿两名被害人家属9万元。”

  对于这个结果,苏先生称自己是“万万没想到”,“刑法规定酒驾肇事逃逸致人死亡的刑期是3-7年,情节严重的处以七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我们家属认为司机是醉驾、超速、肇事逃逸致二人死亡,情节恶劣,应该重判。”对此,克什克腾旗法院审判长刘某表示,“判决书写得很清楚,个人不再发表意见。”

  一审判决书显示,克什克腾旗认为,被告人何某东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两人死亡后逃逸,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成立。何某东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

  “由于疫情和大雪的缘故,判决书到了之后就已经过上诉期了,所以没能上诉。”苏先生回忆说,也是因为受疫情影响,肇事者家属通过网上法庭听取了审判。自己跟肇事方的唯一一次会面,是在克什克腾旗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当时肇事者的一个表弟到交警队去了一趟。见面时,他说自己代表不了家属,但可以把我们的想法转告家属。”

  一审判决下达后,涉事车辆保险的保险公司已经分别赔偿给两家各9万元,然而,苏先生称,事发至今,他们从未收到来自何某东家属的任何道歉和赔偿,“女儿是我们的一切啊,总以为一切只是做了个梦,总觉得女儿还会回来。现在唯一的行程是每个节日去墓地看望女儿。民事赔偿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们需要的是肇事司机及家属的一句道歉。”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了解到,苏琳娜是一名独生女,今年27岁,2018年在大连医科大学毕业后,就在大医附属二院工作,生活刚刚走向正规。去年三月份还跟随辽宁大连医疗队去驰援武汉,在雷神山参加了抗击新冠疫情的战斗,多次受到表彰和嘉奖。如果不出意外,她和男友原打算过完年结婚。

  “我们双方父母难以接受这个巨大打击,精神已经崩溃,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已是八十高龄,至今还瞒着他们,怕他们接受不了。”苏先生在微博中写道。

  苏琳娜的生日,就在事故发生几天后。朋友小贾还在微博看到了她的生日消息提醒。发下祝福语的同时,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朋友已经收不到了。“曾经的大学同学,极其温柔善良的女孩儿,勇敢逆行的抗疫天使,最后一次聊天记录停留在陪她去看婚纱照……”苏琳娜的初中好友小刘说,“她善良可爱,爱美爱笑。疫情期间还勇敢地支援武汉!为她骄傲!虽然很长时间没有了联络,每每看到她发朋友圈都由衷地感觉到了开心和幸福,太遗憾了……”

  “我们和肇事者一方并没有达成谅解,而且肇事者除了如实供述,也没有从轻情节,我们认为一审的量刑偏轻,希望检方能提起抗诉。”目前,苏先生已向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和内蒙古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申诉材料,希望可以改判加刑。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